TrendRover投機日誌

關於部落格
要努力做一個可愛的人。不埋怨誰,不嘲笑誰,也不羨慕誰,陽光下燦爛,風雨中奔跑,做自己的夢,走自己的路=====理想如日,名利若影,迎著陽光奮鬥,影子總是隨形,逆著陽光追逐,永難超越身影
  • 89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詹姆斯·西蒙斯James Simons世界上最賺錢的數學家

詹姆斯·西蒙斯簡介
  詹姆斯·西蒙斯(James Simons,1938年-)是美國數學家、投資家和慈善家。是世界級的數學家,也是最偉大的對沖基金經理之一。

  西蒙斯1958年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1962年在伯克利加州大學獲得博士學位。他曾任教於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大學和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陳-西蒙斯形式就是以陳省身和他命名的。1976年,他獲得了美國數學會的範布倫獎。

  2005年,西蒙斯成為全球收入最高的對沖基金經理,凈賺15億美元,差不多是索羅斯的兩倍;從1988年開始,他所掌管的大獎章基金年均回報率高達34%,15年來資產從未減少過。

  西蒙斯幾乎從不雇用華爾街的分析師,他的文藝復興科技公司里坐滿了數學和自然科學的博士。用數學模型捕捉市場機會,由電腦作出交易決策,是這位超級投資者成功的秘訣。

  “人們一直都在問我,你賺錢的秘密是什麼?”幾乎每次接受記者採訪時,詹姆斯·西蒙斯(James Simons)總會說到這句話,他似乎已經習慣了那些渴望的眼神。事實上,在對沖基金的世界里,那應該是每個人都想要瞭解的秘密。

  68 歲的西蒙斯滿頭銀髮,喜歡穿顏色雅緻的襯衫,光腳隨意地蹬一雙loafers牌休閑鞋。雖然已經成為《機構投資者》雜誌年度最賺錢的基金經理,但還是有很多人不知道他到底是誰。西蒙斯曾經和華裔科學家陳省身共同創立了著名的Chern-Simons定律,也曾經獲得過全美數學界的最高榮譽。在充滿了傳奇色彩的華爾街,西蒙斯和他的文藝復興科技公司(Renaissance Technologies Corp.)是一個徹底的異類。

  作風低調的西蒙斯很少接受採訪,不過自從他放棄了在數學界如日中天的事業轉而開辦投資管理公司後,二十多年間,西蒙斯已經創造了很多難以企及的記錄,無論從總利潤還是凈利潤計算,他都是這個地球上最偉大的對沖基金經理之一。

  以下是一些和西蒙斯有關的數字:1988年以來,西蒙斯掌管的的大獎章(Medallion)對沖基金年均回報率高達34%,這個數字較索羅斯等投資大師同期的年均回報率要高出10個百分點,較同期標準普爾500指數的年均回報率則高出20多個百分點;從2002年底至2005年底,規模為50億美元的大獎章基金已經為投資者支付了60多億美元的回報。

  這個回報率是在扣除了5%的資產管理費和44%的投資收益分成以後得出的,並且已經經過了審計。值得一提的是,西蒙斯收取的這兩項費用應該是對沖基金界最高的,相當於平均收費標準的兩倍以上。高額回報和高額收費使西蒙斯很快成為超級富豪,在《福布斯》雜誌2006年9月發佈的“400位最富有的美國人”排行榜中,西蒙斯以40億美元的身家躋身第64位。

2007年《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排行榜,以40億美元位列第214。
2008年《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排行榜,以55億美元位列第178。
2009年《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排行榜,以80億美元位列第55。
2010年《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排行榜,以85億美元位列第80。
[編輯]數學怪才狂飆華爾街
  他是一位世界級的數學大師,和我國著名數學家陳省身發現了“Chem-Simons幾何定律”;他同時又是億萬富翁,是華爾街年薪最高的基金經理人和操盤手。他運用統計方法建立風險投資的數學預測模型,創下了驚人的投資回報率,自1988年以來,年均報酬率高達34%,超過金融大鱷索羅斯!

  這個人就是美國Medallion對沖基金負責人——詹姆斯·西蒙斯。一個人們眼中有點近乎偏執的數學怪才。

[編輯]因偏執而成功
  今年67歲的西蒙斯畢業於麻省理工大學數學系,後來又獲得伯克萊加州大學數學博士學位。曾任教於麻省理工大學、哈佛大學和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

  在數學領域工作15年,數學研究正處於高峰時,西蒙斯轉入金融界,開始創立私人投資Medallion對沖基金。經過多年研究,他發明瞭一套運用統計方法建立風險投資的數學預測模型。西蒙斯領導Medallion對沖基金會以電腦運算為主導,運用數學模型在全球各種市場上進行短線交易。依靠這種策略,他從一個天才數學家變身成為華爾街億萬富翁,被譽為“地球上最好的基金經紀人”。西蒙斯領導著50億美元的對沖基金,自1988年創立以來,年均報酬率高達 34%。2004年,西蒙斯光是佣金就賺了5億美元。

[編輯]因偏執而存在
  在華爾街股場,西蒙斯特立獨行,以數學理論為本,完全採用科學統計方法操盤。在生活中,他篤信科學方法,近乎偏執。

  西蒙斯有5個孩子,小女兒奧德莉6歲時便被髮現患有自閉症。西蒙斯為了給心愛的女兒治病,成立了西蒙斯基金會援助教育及醫療方面的科學研究計劃。20年來,西蒙斯捐助3800萬美元來研究造成自閉症的原因。與此同時,他還捐出1億美元,成立美國最大的自閉症私人研究中心。西蒙斯強烈倡導研究團隊從遺傳學的角度來找出自閉症的根源,這不僅遭到科學家們的反對,同時也招來了許多病童父母的抗議。他們都認為自閉症可以用改善環境的辦法來治療。

  因為西蒙斯的偏執堅持,目前奧德莉已上大學,雖然在社交及學習問題上有所障礙,但她熱衷於參加猶太教聚會以及爭取婦女和少數權益活動。2003年,西蒙斯基金會發表了有關自閉症的研究報告,並展示精確的自閉症基因圖譜。

[編輯]因偏執而獨特
  西蒙斯的公司一共有140名員工,其中1/3擁有數理博士學位。他從不雇用華爾街分析師,而是喜歡身邊圍繞著一群“怪胎”。這群超級“怪胎”的專業領域千奇百怪,包括天體物理學、數學理論、電腦科學。這和華爾街完全沾不上邊。然而,他正是依靠這些“怪胎”專家,運用量化策略從龐大的市場中篩選數據,找尋統計上的關係,找到預測商品、貨幣及股市價格波動的模式。後來華爾街雖然也有其他對沖基金採取了相同的策略,卻遠遠不及西蒙斯那樣成功。

  最近,西蒙斯想驗證這個數學模型是否適用於任何規模的基金。於是,他揚言要成立千億美元的基金,這相當於全球對沖基金總和的1/10。此語一齣,立即在金融圈引起騷動。這個由數學家和物理學博士共同開發的基金叫“文藝復興與法人股票基金”,從去年10月創立以來,短短3個月就集資40億美元。許多基金經理人發現,當管理者的資產過於龐大,對沖基金要想實現高於業內平均水平的報酬率就越來越難。西蒙斯會成功嗎?華爾街和數學界都拭目以待。

[編輯]詹姆斯·西蒙斯—模型先生
  針對不同市場設計數量化的投資管理模型,並以電腦運算為主導,在全球各種市場上進行短線交易是西蒙斯的成功秘訣。不過西蒙斯對交易細節一直守口如瓶,除了公司的200多名員工之外,沒有人能夠得到他們操作的任何線索。

  對於數量分析型對沖基金而言,交易行為更多是基於電腦對價格走勢的分析,而非人的主觀判斷。文藝復興公司主要由3個部分組成,即電腦和系統專家,研究人員以及交易人員。西蒙斯親自設計了最初的數學模型,他同時雇用了超過70位擁有數學、物理學或統計學博士頭銜的人。西蒙斯每周都要和研究團隊見一次面,和他們共同探討交易細節以及如何使交易策略更加完善。

  作為一位數學家,西蒙斯知道靠幸運成功只有二分之一的概率,要戰勝市場必須以周密而準確的計算為基礎。大獎章基金的數學模型主要通過對歷史數據的統計,找出金融產品價格、巨集觀經濟、市場指標、技術指標等各種指標間變化的數學關係,發現市場目前存在的微小獲利機會,並通過杠桿比率進行快速而大規模的交易獲利。目前市場上也有一些基金採取了相同的策略,不過和西蒙斯的成就相比,他們往往顯得黯然失色。

  文藝復興科技公司的旗艦產品——大獎章基金成立於1988年3月,到1993年,基金規模達到2.7億美元時開始停止接受新資金。現在大獎章基金的投資組合包含了全球上千種股市以及其他市場的投資標的,模型對國債、期貨、貨幣、股票等主要投資標的的價格進行不間斷的監控,並作出買入或賣出的指令。

  當指令下達後,20名交易員會通過數千次快速的日內短線交易來捕捉稍縱即逝的機會,交易量之大甚至有時能占到整個納斯達克市場交易量的10%。不過,當市場處於極端波動等特殊時刻,交易會切換到手工狀態。

  和流行的“買入並長期持有”的投資理念截然相反,西蒙斯認為市場的異常狀態通常都是微小而且短暫的,“我們隨時都在買入賣出賣出和買入,我們依靠活躍賺錢”,西蒙斯說。

  西蒙斯透露,公司對交易品種的選擇有三個標準:即公開交易品種、流動性高,同時符合模型設置的某些要求。他表示,“我是模型先生,不想進行基本面分析,模型的優勢之一是可以降低風險。而依靠個人判斷選股,你可能一夜暴富,也可能在第二天又輸得精光。”

  西蒙斯的所作所為似乎正在超越有效市場假說:有效市場假說認為市場價格波動是隨機的,交易者不可能持續從市場中獲利。而西蒙斯則強調,“有些交易模式並非隨機,而是有跡可循、具有預測效果的。”如同巴菲特曾經指出“市場在多數情況下是有效的,但不是絕對的”一樣,西蒙斯也認為,雖然整體而言,市場是有效的,但仍存在短暫的或局部的市場無效性,可以提供交易機會。

  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西蒙斯提到了他曾經觀察過的一個核子加速器試驗,“當兩個高速運行的原子劇烈碰撞後,會迸射出數量巨大的粒子。”他說,“科學家的工作就是分析碰撞所帶來的變化。”

  “ 我註視著電腦屏幕上粒子碰撞後形成的軌跡圖,它們看似雜亂無章,實際上卻存在著內在的規律,”西蒙斯說,“這讓我自然而然地聯想到了證券市場,那些很小的交易,哪怕是只有100股的交易,都會對這個龐大的市場產生影響,而每天都會有成千上萬這樣的交易發生。”西蒙斯認為,自己所做的,就是分析當交易這隻蝴蝶的翅膀輕顫之後,市場會作出怎樣複雜的反應。

  “這個課題對於世界而言也許並不重要,不過研究市場運轉的動力非常有趣。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西蒙斯笑起來的時候簡直就像一個頑童,而他的故事,聽起來更像是一位精通數學的書生,通過複雜的賠率和概率計算,最終打敗了賭場的神話。這位前美國國防部代碼破譯員和數學家似乎相信,對於如何走在曲線前面,應該存在一個簡單的公式,而發現這個公式則無異於拿到了通往財富之門的入場券。

[編輯]詹姆斯·西蒙斯的黑箱操作
  對沖基金行業一直擁有 “黑箱作業”式的投資模式,可以不必向投資者披露其交易細節。而在一流的對沖基金投資人之中,西蒙斯先生的那隻箱子據說是“最黑的”。

  就連優秀的數量型對沖基金經理也無法弄清西蒙斯的模型究竟動用了哪些指標,“我們信任他,相信他能夠在股市的驚濤駭浪中游刃有餘,因此也就不再去想電腦都會幹些什麼之類的問題”,一位大獎章基金的長期投資者說。當這位投資者開始描述西蒙斯的投資方法時,他坦承,自己完全是猜測的。

  不過,每當有人暗示西蒙斯的基金缺乏透明度時,他總是會無可奈何地聳聳肩,“其實所有人都有一個黑箱,我們把他稱為大腦。” 西蒙斯指出,公司的投資方法其實並不神秘,很多時候都是可以通過特定的方式來解決的。當然,他不得不補充說,“對我們來說,這其實不太神秘。”

  在紐約,有一句名言是:你必須非主流才能入流(You have to be out to be in),西蒙斯的經歷似乎剛好是這句話的註解。在華爾街,他的所做所為總是讓人感到好奇。

  西蒙斯的文藝復興科技公司總部位於紐約長島,那座木頭和玻璃結構的一層建築從外表看上去更像是一個普通的腦庫,或者是數學研究所。和很多基金公司不同的是,文藝復興公司的心臟地帶並不是夜以繼日不停交易的交易室,而是一間有100個座位的禮堂。每隔半個月,公司員工都會在那裡聽一場科學演講。“有趣而且實用的統計學演講,對你的思想一定會有所啟發。”一位喜歡這種學習方式的員工說。

  令人驚訝的還不止這些。西蒙斯一點也不喜歡華爾街的投資家們,事實上,如果你想去文藝復興科技公司工作的話,華爾街經驗反而是個瑕疵。在公司的200多名員工中,將近二分之一都是數學、物理學、統計學等領域頂尖的科學家,所有雇員中只有兩位是金融學博士,而且公司從不雇用商學院畢業生,也不雇用華爾街人士,這在美國的投資公司中堪稱絕無僅有。

  “我們不雇用數理邏輯不好的學生”,曾經在哈佛大學任教的西蒙斯說。“好的數學家需要直覺,對很多事情的發展總是有很強的好奇心,這對於戰勝市場非常重要。”文藝復興科技公司擁有一流的科學家,其中包括貝爾試驗室的著名科學家Peter Weinberger和弗吉尼亞大學教授Robert Lourie。他還從IBM公司招募了部分熟悉語音識別系統的員工。“交易員和語音識別的工作人員有相似之處,他們總是在猜測下一刻會發生什麼。”

  人員流動幾乎是不存在的。每6個月,公司員工會根據業績收到相應的現金紅利。據說半年內的業績基準是12%,很多時候這個指標可以輕鬆達到,不少員工還擁有公司的股權。西蒙斯很重視公司的氣氛,據說他經常會和員工及其家屬們分享周末,早在2000年,他們就曾一起飛去百慕大度假。與此同時,每一位員工都發誓要保守公司秘密。

  近年來,西蒙斯接受最多的質疑都與美國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TCM)有關。LTCM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曾經輝煌一時,公司擁有兩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他們利用電腦處理大量歷史數據,通過精密計算得到兩個不同金融工具間的正常歷史價格差,然後結合市場信息分析它們之間的最新價格差。如果兩者出現偏差,電腦立即發出指令大舉入市;經過市場一段時間調節,放大的偏差會自動恢復到正常軌跡上,此時電腦指令平倉離場,獲取偏差的差值。

  LTCM始終遵循“市場中性”原則,即不從事任何單方面交易,僅以尋找市場或商品間效率落差而形成的套利空間為主,通過對沖機制規避風險,使市場風險最小。但由於其模型假設前提和計算結果都是在歷史統計數據基礎上得出的,一旦出現與計算結果相反的走勢,則對沖就變成了一種高風險的交易策略。

  而在極大的杠桿借貸下,這種風險被進一步放大。最輝煌時,LTCM利用從投資者籌得的22億美元資本作抵押,買入價值1250億美元證券,然後再以證券作為抵押,進行總值12500億美元的其他金融交易,杠桿比率高達568倍。短短4年中,LTCM曾經獲得了285%的收益率,然而,在過度操縱之下,又在僅兩個月之內又輸掉了45億美元,走向了萬劫不復之地。

  “我們的方式和LTCM完全不同”,西蒙斯強調,文藝復興科技公司沒有、也不需要那麼高的杠桿比例,公司在操作時從來沒有任何先入為主的概念,而是只尋找那些可以複製的微小的獲利瞬間,“我們絕不以‘市場恢復正常’ 作為賭註投入資金,有一天市場終於會正常的,但誰知道是哪一天。”

  西蒙斯的擁護者們也多半對黑箱操作的風險不以為然,他們說,“長期資本公司只有兩位諾貝爾獎金獲得者充當門面,主要的還是華爾街人士,他們的賭性決定了終究會出錯”,另一位著名的數量型基金管理人也表示,“難以相信在西蒙斯的方法中會沒有一些安全措施。” 他指出,西蒙斯的方法和LTCM最重要的區別是不涉及對沖,而多是進行短線方向性預測,依靠同時交易很多品種、在短期作出大量的交易來獲利。具體到每一個交易的虧損,由於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平倉,因此損失不會很大;而數千次交易之後,只要盈利交易多餘虧損交易,總體交易結果就是盈利的。

[編輯]詹姆斯·西蒙斯—數學大師
  西蒙斯很少在金融論壇上發表演講,他喜歡的是數學會議,他在一個幾何學研討會上慶祝自己的60歲生日,為數學界和患有孤獨症的兒童捐錢,在發表演講時,更常常強調是數學使他走上了投資的成功之路。有人說,和華爾街的時尚毫不沾邊或許也是他並不矚目的原因之一。

  西蒙斯在數學方面有著天生的敏感和直覺,這個製鞋廠老闆的兒子3歲就立志成為數學家。高中畢業後,他順利地進入了麻省理工學院,大學畢業僅三年,就拿到了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博士學位,24歲就出任哈佛大學數學系教授。

  不過,儘管已經是國際數學界的後起之秀,他還是很快就厭倦了學術生涯。1964年,天生喜歡冒險的西蒙斯進入美國國防部下屬的一個非盈利組織——國防邏輯分析協會進行代碼破解工作。後來由於反對越戰,他又重回學術界,成為紐約州立石溪大學(Stony Brook University)的數學系主任,在那裡做了8年的純數學研究。

  西蒙斯很早以前就曾和投資結緣,1961年,他和麻省理工學院的同學投資於哥倫比亞地磚和管線公司;在伯克利時也曾投資一家婚禮禮品的公司,但結果都不太理想,當時他覺得股市令人煩惱的,“我還曾經找到美林公司的經紀人,試圖做些大豆交易”,西蒙斯說。

  直到上世紀70年代早期,西蒙斯才開始真正對投資著迷。那時他還在石溪大學任教,他身邊的一位數學家參與了一家瓷磚公司出售的交易,“8個月的時間里賺了我10倍的錢。”

  70年代末,當他離開石溪大學創立私人投資基金時,最初也採用基本面分析的方式,“我沒有想到用科學的方法進行投資,”西蒙斯說,那一段時間他主要投資於外匯市場,“隨著經驗的不斷增加我想到也許可以用一些方法來製作模型,預見貨幣市場的走勢變動。”

  80年代後期,西蒙斯和普林斯頓大學的數學家勒費爾(Henry Larufer)重新開發了交易策略,並從基本面分析轉向數量分析。從此,西蒙斯徹底轉型為“模型先生”,併為大獎章基金接近500位投資人創造出了令人驚嘆的業績。

  2005 年,西蒙斯宣佈要成立一隻規模可能高達1000億美元的新基金,在華爾街轟動一時,要知道,這個數字幾乎相當於全球對沖基金管理資產總額的十分之一。談到新基金時,西蒙斯更加謹慎,他表示,和大獎章基金主要針對富有階層不同,新基金的最低投資額為2000萬美元,主要面向機構投資者,將通過下調收費來吸引投資;此外,新基金將偏重於投資美國股市,持有頭寸超過一年——相對於大獎章的快速交易而言,新基金似乎開始堅持“買入並持有”的理念。

  “對大獎章非常有效的模型和方法並不一定適用於新基金”,看來西蒙斯相信,對於一個金額高達千億的對沖基金來說,如果還採用類似於大獎章的操作方法的話,一定是非常冒險的。

  儘管新基金有著良好的血統,不過不少投資者仍然懷疑它究竟能有多大的作為,一個起碼的事實是,相對於一些流動性差的小型市場而言,高達1000億美元的基金規模可能顯得太大,這將增加它們在退出時的困難。

  儘管懷疑的聲音很多,到2006年2月中旬,詹姆斯·西蒙斯還是籌集到了40億美金,並表示將吸收更多的資金。公司同時向投資者承諾,一旦在任何時點基金運作出現疲弱的跡象,就將停止吸收新資金,屆時新基金將不再繼續增加到千億美金的上限。

  截至2006年8月,這隻名為文藝復興法人股票基金(Renaissance Institutional Equities Fund)的新基金,在同期標普500指數漲幅為4%的情況下錄得了13%的增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